热门搜索: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排行榜单|繁體中文
炎黄中文 女生园地 女人,要不够你的甜 YOKI,内孔口哇伊哦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

YOKI,内孔口哇伊哦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女人,要不够你的甜

炎黄中文 全文阅读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
 
    YHZW 网 站 www.yhzw.com。炎黄中文网站 www.yhzw.com。临江平复着自己急促的呼吸.低着头不敢看流夜.脸上直发烧.看来人是不能干坏事的.难得放纵自己一次.她就遭到了老天的惩罚.原以为不会再和这个男人相见了.那令人赧颜的一幕可以从自己的脑海里淡忘.谁知道一场相亲竟让她又见到了他.

    他相信缘分.她却认为这简直就是孽缘.

    她低声说道:.我们走吧..

    流夜点点头说:.好..便招来服务员签了单.

    . 他体贴地为临江披上外套.眼神里掩饰不住对她的赞赏..今晚你真美..

    .临江红着脸没有说话.

    流.夜伸过手牵住她的手.临江想抽出手但他握得更紧.她低叹口气只好由他去了.

    两人刚撩.开纱帘却和隔壁雅间出来的艾丁湖和KL打了个照面.

    两人分开的一.段時间.正是考验对方的历练.

    流夜和.临江紧紧相扣的手.刺痛了艾丁湖的眼睛.他深邃黝黑的眼眸在临江的脸上停留了许久.勉强牵着嘴角说:.临江.这么巧..

    临江.低着头.含含糊糊应了一声.泪水慢慢溢了上来.而心痛则像一根四处疯狂攀爬的藤一样.迅速蔓延到全身……她拼命对自己说:.临江.不是说好不再心疼了吗.要坚持住.不要在他面前表现出你的脆弱..

    . 她用力握住自己的单拳.指甲深深嵌进掌心.也不觉得痛.

    艾丁湖转过视线看向流夜.两个男人对视着.电石火光的那一刻.都是明白人.显然都看出一些端倪.艾丁湖没有说话.但眼神明显不善.直到KL扯扯他的衣袖.他才收回目光和她离开.

    临走時他回过头来盯了流夜一眼.流夜则坦然地和他四目相对.直到那一对俊男美女的背影消失在大厅口.

    流夜发觉掌中临江的手在微微颤抖.十指冰凉.他温柔地问她:.冷吗..

    临江茫然地摇摇头.流夜将她揽在怀中.低声说:.靠近我.就不冷了..

    临江抬眼看着他.他的眼里有安慰与理解.她咬住唇.压下了心头的苦涩.无言地将头埋进了他温暖宽大的怀抱中.

    今夜好冷.她需要一个怀抱容纳她那颗无依的心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晓容开着车.抑制不住兴奋.对副座上的清婉说:.看样子这次相亲还挺有收获的..

    清婉笑着说:.可不是.其实你们也可以考虑用这样的方式把自己推销出去..

    就过没么.高慧君仰靠在车后座上懒洋洋地说:.那可不一定.临江相亲只是开了个好头而已.临江的一颗心哪.估计还悬在艾丁湖那个男人身上..

    车里一阵沉默.高慧君没有说错.明眼人都看出临江对相亲并不在状态.

    清婉叹息一声:.唉.为爱所困.身不由己..

    李晓容坐在后座长长叹了口气.

    清婉问她:.我们说临江.你叹什么气呀..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高慧君没有说话.今晚的相亲触动了她心里深处的那根弦.萧瑟的冬天来了.她竟然有了想拥有一个家的念头.一个属于自己的家.丈夫和孩子围着她团团转.场面亲情而温馨.

    呸呸.胡乱在想什么呀.猪油蒙住了心.高慧君为自己的荒唐想法吓了一大跳.

    李晓容听到高慧君一个人自顾自在后面嘟囔.不由好笑.问她:.慧君.你怎么了.受什么刺激了..

    高慧君没有回答.却突然从车窗外看到什么.连忙叫李晓容停车.

    车子一停下.高慧君下了车.然后对车里的两个人说:.我还有事.你们先走吧..

    李晓容和清婉面面相觑.清婉看着李晓容询问的眼神.无奈地耸了耸肩膀.高慧君就喜欢特立独行.行踪不定的.

    清婉说:.让她去吧..李晓容笑着摇摇头.把车子开走了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高慧君站在.比你香.鸭脖店前.她记得林恺俊好象很爱吃这家的鸭颈.

    她一边对自己竟然会去讨好一个男人而不解.一边伸手推开了店门走了进去.

    店里座无虚席.一个个食客满头大汗、面色潮红、吐舌吸气、猛喝凉水.甭问了.那都是在吃.比你香.鸭脖子.鸭脖子和川菜里的麻辣兔头风格相近.是个只吃味儿、不吃肉、消磨時光的东西.吃鸭脖子没有整根儿啃的.都是切成两厘米左右的段儿.慢慢咂摸滋味儿.

    凡是嗜辣的没有一个不爱吃这里的鸭脖的.鸭脖子不是特别干.丰润肥厚.不仅保持了辣鸭脖的醇、韧、有嚼头.还能有鲜鸭肉清香柔嫩的口感.难怪这家店的生意如此火爆了.

    .细品鸭脖子就像一个撒了芝麻的油炸小辣椒.真是辣.但是无比酥香解馋.连啃3个鸭脖子.保证你从鼻子以下的部位就失去感觉.最初只觉得嘴里热、血液以每秒钟80公里的速度流转.其实正宗的鸭脖子没有五香的.吃的就是那份辣中有香、香中有辣的缠绵滋味.那滋味让人第一口像被蛇蝎蜇了一般.之后便如看到了绝色美女欲罢不能..

    这些话都是林恺俊对高慧君说的.她一想起他啃着鸭脖子脸上的那种满足的表情.就忍不住好笑.她给他买了一堆鸭脖子.还要了几听啤酒.便打车到了林恺俊的单身寓所.

    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一定会大吃一惊.高慧君什么時候和林恺俊混到一起的.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慧君开门进去時.林恺俊正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打字.听到门响.他回过头朝她微笑.又继续埋首于电脑前.

    高慧君问他:.在干吗.这么拼命..

    .哦.在帮你妹妹弄个文档..林恺俊回答她.

    高慧君的脸色一沉.只有她心里犹如醋瓶被打翻般酸不溜丢的.她知道她的妹妹一直在打林恺俊的主意.

    想跟她抢男人.门都没有.

    她强压下心中的不快.举起手中的鸭脖子说:.林恺俊.看我给你带什么了..

    林恺俊眼睛一亮.高兴地说:.谢谢宝贝.我干完活就来吃..但并没起身.

    高慧君嘟起小嘴.将手中的重重往桌上一搁.不说话了.枉费她这么对他.她高慧君什么時候这么去讨好过一个男人了.而他最近竟然对她不那么重视了.难道这个男人厌倦她了吗..

    林恺俊正在思考着如何弄文档的问题.突然背后被一个东西砸中.他弯下腰捡起一看.是高慧君的一只高跟鞋.

    他抬起身还没说话.高慧君的另一只鞋子又砸了过来.林恺俊接在手中.英俊的脸上有错愕的神情.他对林恺俊说:.宝贝别生气.这个事实在有点着急.你的妹妹说明早就要的.等我忙完就来陪你.好吗..

    高慧君没有说话.板着脸.林恺俊犹豫了半天.终于还是把她的鞋放下.接着又埋头干活了.

    高慧君呆坐半晌.一股委屈袭上心头.她腾地站起身.想了想.便到浴室里冲澡去了.

    她泡在浴缸里想.她这个妹妹最近想玩拖延战术.每天都让林恺俊帮她干活到半夜三更.没時间陪她高慧君.想让他们疏远吗.她偏不让你得逞.

    她站起身.在镜子里欣赏了一下自己美丽苗条的身段.露出一丝胸有成竹的笑容……

    林恺俊原本专心地在计算.但渐渐的他开始心绪不宁了起来.他的电脑前有一面小镜子.可以看见高慧君在床Shang的一举一动.

    她穿着一条半透明的吊带睡裙.正趴在床边往身上抹着润肤露.一边抹着.一边还故意用魅惑的眼神看着他…….她的睡衣带子滑落了一边.隐隐露出她深深的.和Xue白的..她轻轻撩开裙摆.用纤手抚摩着自己修长美丽的大腿.直撩到大腿根部.他甚至都看到了她神秘的三角地带……而让他差点要流鼻血的是她竟然没穿..

    林恺俊shenyin一声.拿着鼠标的手已经有点颤抖.他轻咳一声.对高慧君说:.宝贝.早点睡吧.别再抹了…….

    高慧君哼了一声.娇笑着说:.我涂我的润肤露.你干你的活.两不相干.你管我干吗..

    林恺俊沙哑着嗓子说:.你别youhuo我.我受不了…….

    高慧君在心里暗笑.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.将长腿伸到林恺俊的腿上说:.我腿好酸.你帮我按摩一下..

    林恺俊低哼一声.握住她纤细的脚踝.拉过她的身子.让她坐在他的腿上.然后咬着牙喘着粗气说:.你这个妖精.存心要惹我是不是..

    高慧君低声笑着.用手指在他的肩膀上画圈.偏着脑袋问他:.你说呢——唔——.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.就被林恺俊堵住了唇.他托着她的后脑勺.将舌头探入她的嘴里深深吻她.高慧君犹如无骨的无尾熊紧紧攀在他身上.在他的腿上不住扭动和shenyin……林恺俊用手撩开她的睡裙.用力揉着她.的xiongbu.唇在她Xing感的锁骨上不住舔舐着……

    高慧君仰着头.双手环抱着林恺俊的脖子.嘴里发出了蚀骨媚人的低吟声.林恺俊眼里充满着yuwang.他喘息着拉开了自己的裤链.一个挺身让自己进入了她温暖湿润的体内……高慧君惊喘一声.不由自主抬起身子.扭动着身体.迎合着他至下而上的猛烈撞击……两个人在椅子上此起彼伏.都想融入对方身体的最深处……

    这是冬日里的旖旎缱绻不眠夜.jimo的人都想找到心灵的避风港……

    林恺俊和高慧君正在床Shang百般缱绻.突如其来的电话声将他们从迷醉中惊醒.

    高慧君伸出双手环抱着林恺俊的脖子.低声说:.不许接..

    林恺俊亲吻着她的唇.xiashen并没有停止动作.他喘息着说:.现在我只想要你…….

    高慧君热切地回吻着林恺俊.抬起身子更主动迎合着他对她的撞击.她修长白嫩的腿盘在他精壮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间.两个人紧密贴合着.互相取悦着对方.热情如火在燃烧.yuwang节节攀升……

    电话铃一直在响.但没有人去理会.

    高慧君与林恺俊如同长在一起的连体婴.甜蜜得化不开.他在她的耳边说着绵绵情话.逗得高慧君情火如沸.俏脸飞红.她难耐地扭动着身体迎合着林恺俊的节奏.同時魅惑地用光滑的小腿肚轻轻摩挲着他健壮的大腿……

    林恺俊喘着气.英俊的脸上有着.的表情.他加快了速度.疯狂地在她体内抽动.手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抚摩着.用力rounie着她.的胸.让她发出了媚人的shenyin声......

    高慧君抱着他的肩膀.舔着他的耳垂、喉结等敏感地带.林恺俊被她的舔吻刺激得全身jingluan.他咬着牙.发出了低吼声.他用力撞击着高慧君.高慧君发出哭泣般的求饶声.林恺俊没有饶过她.重重地在她体内抽送.直到两个人一起登上了yuwang的巅峰……

    .过后.林恺俊喘着气抱着高慧君.在她脸侧耳语道:.你这个妖精.就是这样.我的..

    高慧君眼波转动..地咯咯笑出声来.她低柔地说:.你不是很享受吗..

    林恺俊惩罚地吻住了她的唇.直到她差点喘不过气来.

    电话声又响了.高慧君嘟囔一声:.真讨厌..

    林恺俊亲了亲她的脸接起了电话.

    .恺俊哥吗..电话那头是高姗姗.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.

    .姗姗.出什么事了..林恺俊紧张起来.高慧君围着被单也从床Shang坐起.

    .刚刚居然被插了.好痛哦..高姗姗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.声音中带着痛苦.

    .啊.不会吧...林恺俊拿着电话觉得匪夷所思.高慧君也听见了高姗姗的哭叫声.她紧张地看着林恺俊说:.姗姗出什么事了..

    林恺俊看着高慧君说:.姗姗说她刚刚居然被插了..

    高慧君的嘴也惊愕地张得好大.

    林恺俊对着电话说:.别怕姗姗.我和慧君现在就过去.你待着别动噢.等着我们..

    他下了床把衣服抛给高慧君.高慧君虽然有点怨言.但见高姗姗遭遇到侵犯.便也迅速穿上衣服和林恺俊匆匆出门去看高姗姗.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恺俊和高慧君气喘吁吁地敲开了高姗姗的公寓的门.高姗姗开了门.眼泪汪汪.

    高慧君紧张地问:.姗姗.你怎样了..

    高慧君的一双乌溜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看着高姗姗的xiashen.

    高姗姗却举着一只手.呜咽着说:.好痛..PTCB.

    林恺俊和高慧君互望一眼.满头雾水.

    林恺俊上前搀着高姗姗.一边轻声说:.来.姗姗.坐下慢慢说..

    高姗姗坐在沙发上.紧靠着林恺俊.哀怨地说:.刚才上网的時候我突然觉得有点困.于是就象平常一样想上Chuang躺一躺.没想到床Shang居然有一只马蜂.一上来就把我的左手背插了好大一个孔.现在手已经完全肿起来了.象猪肘子一样.好恶心哦.有什么方法可以消肿啊..

    林恺俊一時无语.

    而高慧君从牙缝里蹦出一个.哧——.字.面色铁青.

    高慧君看着偎依在林恺俊怀里的高姗姗.直恨得牙痒痒.但却无可奈何.高姗姗从林恺俊的怀里探出头来.冲着高慧君露出了看似无辜、阴谋得逞的笑容.

    高姗姗冷眼旁观着林恺俊细心地为高姗姗上着消炎药膏.一股烦躁和不耐涌上心头.

    难道她现在已经沦落到要和自己的妹妹争风吃醋吗..高慧君无语问苍天.简直要吐血.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已深了.艾丁湖仍在酒吧里喝着闷酒.丝毫没有要回家的迹象.

    KL夺下他手中的酒杯.不满地说:.丁湖.别再喝了.我们回去吧..

    艾丁湖没有吭声.没有了酒杯.他干脆拿着酒瓶往嘴里灌着酒.

    酒精顺着喉咙直烧到胃里.心中的疼痛与空虚似乎没有那么强烈了.他低着头.脑海里出现的都是临江和那个男人含情脉脉的一幕.那双紧紧相握的手让他的心不由在颤抖.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.用拳在吧台上狠狠砸了一下.引起身边酒客的侧目.

    KL冷冷道:.你喜欢她吗..

    艾丁湖置若罔闻.

    KL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..你喜欢她就去找她啊.为什么在我身边却想着另外一个女人..

    艾丁湖没有答话.只是狠狠地灌了一大口酒.

    .艾丁湖.你是个懦夫..KL爆发似的叫出声来.

    艾丁湖低着头.苦笑了一下..懦夫.是的.你说得对.我就是个懦夫..

    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.游魂般向外走去.

    .艾丁湖.你要去哪..KL急忙追了出去.

    酒吧门外一阵寒风吹来.艾丁湖打了个趔趄.差点跌倒.他喝得太多了.KL急忙上前扶住他.

    艾丁湖站住了.他伸手将KL揽在怀里.低声道:.对.对不起.KL.我是.是个混蛋.对不起…….

    KL的眼泪下来了.她抱着艾丁湖.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心早已离她渐渐远去.她哭着说:.不.不是的.丁湖你一直是个好人……..

    艾丁湖苦笑一下.他用手揉了揉太阳xue.头痛欲裂.他稍稍平复了自己的心绪.对KL说:.走吧.我送你回去…….

    KL哭泣着不肯走.艾丁湖长叹一口气.说:.KL.我……..KL急忙阻止他..不.你不要说.我不要听.不要听..她害怕艾丁湖会开口说要离开自己.她怕自己会承受不了.

    艾丁湖木然地站在原地.看着KL美丽的脸.一股从未有过的悲伤与空洞涌上了心头……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当一个男人进入一个女人身体時.可以仅仅是身体;而当女人接纳一个男人的時候.首先在情感上就已容纳了他.所以在这样的情感里.女人跪着.男人站着.

    所谓绅士.就是会用双肘和膝部支撑自己体重的男人.为了避免日后的麻烦.绅士只用优质安全套.

    男人总是用.下ban身.考虑.女人更多的是考虑.下半生..男人接纳一个女人.开始是因为他爱你的上半身.但是当他对你没有了旧日的情感.他用上半身说分手.而对下ban身的渴望已经淡漠.

    男人成熟了不一定是因为好女人.女人觉醒了一定是因为坏男人.因此男人的爱是把天鹅逐渐变成癞蛤蟆的过程.女人的爱是把青蛙逐渐变成王子的过程.

    和男人在一起時.你是他的全部;和男人分开時.你什么都不是.和女人在一起時.你是她的全部;和女人分开時.你还是她的全部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江坐在桌前.静静地望着桌面上那簇洁白的百合.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.在百合花的香雾中幽静的流动.那一簇簇含苞待放的花朵.散发出阵阵幽香.既清淡又幽雅.

    这些日子来.每天都有花送来.不用看她也知道是流夜送的.那场相亲之后.他对她发起了猛烈的追求攻势.天天送花.每天准時来接她下课.一起共度温馨時光.

    面对着同学们艳羡的目光.临江只是笑笑.当无人注意的時候她会不自觉地发出难以觉察的叹息声.她睁着如水的眼眸.眼神空洞.开始神游太虚.

    .喂.喂.美女.发痴啦..清婉走到她面前.伸出手指在她眼前晃动.

    临江回过神来.忍不住脸红.

    她低声说道:.小婉.你来啦..

    清婉看着临江.嘴角有一丝戏觑的微笑:.在想什么.那么入神..她闻闻百合花.笑着说:.是想起夜先生了吧..

    临江羞红了脸.娇嗔地瞪了清婉一眼.说:.胡说些什么呀..

    清婉笑着将一叠文件递给临江说:.刚去找过老班.他不在.这是我们最近班级的方案.麻烦你转交一下..

    临江低声应了.把文件接了过来.

    清婉看看临江.欲言又止.临江抬起头.淡然笑道:.小婉.想说什么..

    清婉低声说:.最近艾丁湖有找过你吗..

    临江浅笑着的脸浮上一层阴云.她轻轻摇了摇头.艾丁湖最近和她很少碰面.也许是两个人都在回避着对方.临江自己也觉得很尴尬.她现在心里已经有了初步的打算.等到毕业.她就打算离开这个让她有太多不堪回忆的地方.如果艾丁湖没有重新争取她的话.

    清婉说:.没为难你就好.唉.感情的事.过去就算了..

    临江勉强笑着.握了握清婉的手说:.别管我了.忙你的事情去吧..

    清婉点点头.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余天豪一双眼睛依恋地看着美丽如百合花的临江.一条灯心绒长裙将她婀娜苗条的身形衬托得更加匀称.他偷偷看着临江的侧脸.她的脸吹弹得破、白皙红润.有着其他女人嫉妒的自然好气色.只是最近她总带着忧郁的神情.最近她不好吗.

    自从艾丁湖向他宣告了对临江的所有权之后.余天豪只好把对临江的倾慕之情压在了心里.可是他最近发现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想范围.艾丁湖另有女朋友.而临江也被另外的男人追求着.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.弄得他一头雾水.

    由于艾丁湖现在负责的是学生会的部分.所以临江要把东西转交给艾丁湖.这也是清婉遗漏掉的一点.

    临江敲门进去的時候.艾丁湖正坐在办公桌后抽着烟.

    临江犹豫了一下.还是走上前去将方案递给艾丁湖:.艾.艾丁湖.这是我们班的方案..

    艾丁湖没有说话.弥漫着的烟雾遮住了他的脸.半晌他才说道:.先放着吧..声音低沉而沙哑.

    临江应了一声.低声说:.那.没什么事.我.我先出去了..

    她转过身去要走.却被艾丁湖叫住了..临江.等一下..

    临江身子一颤.顿住了脚步.

    艾丁湖站了起来.走到了临江的身后.两个人的距离很近.临江甚至都能感觉到艾丁湖在她头顶的呼吸.

    她咬住颤抖的下唇.不敢回头看他.

    艾丁湖叹了口气.喉咙干涩地说:.临江.我们谈谈好吗..

    临江低垂着头没有说话.

    艾丁湖过去将办公室的门关上.

    临江抬起头来.一脸的慌乱.

    艾丁湖看着临江惊惶失措的小脸.不由苦笑一下.在她心目中.他就是那么不堪吗.

    他走到她面前.看着她.临江不由往后退了几步.艾丁湖的长眉一挑.想伸手拦住她.但犹豫了一下.还是放下了手.

    他苦涩地对临江说:.你就那么怕我吗..

    临江没有说话.低下头去.觉得眼睛酸涩.

    艾丁湖低声说:.抬起头看我..说着他用手将临江的下巴抬起.

    临江的眼里已是泪光盈盈.透过朦胧的泪雾.她发觉艾丁湖憔悴的脸庞上胡子拉茬.人也变得消瘦了.她将手背在身后.就怕自己会忍不住伸出手去Fu摸他的脸.

    艾丁湖望着临江.眼里有着深深的痛苦与不舍.

    他搂住她的肩膀用力一拉.将她抱在怀里.他在她耳边低声地喊着她的名字.轻吻她的脸.

    临江全身仿佛没有了力气.她靠在他的怀里.任他轻吻.但就在她要伸出手抱着他的時候.手上流夜送她的佛珠串子将她的理智拉了回来.

    她一把推开他.平复着自己的急剧的呼吸.她往后退开了几步.远远地逃开他.

    她低声说:.别这样..

    艾丁湖深深望着临江.惨然一笑..临江.你不要我了吗..

    临江只觉得泪盈于睫.是谁先不要谁的.他怎么能这么说.

    她哽咽着说:.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..他有他喜欢的人.而她也找到了喜欢她的人.不是皆大欢喜了吗.前尘往事再提起又有什么意义.

    艾丁湖咬着牙说:.你喜欢别人了是吗.回答我..

    临江含着泪没有说话.她望着他.一个字一个字说:.是你先喜欢别人的.为什么现在还要来追究谁喜欢谁.有意义吗..

    艾丁湖涨红了脸.一下子泄了气.他默然半晌.看着临江没有说话.

    临江擦去泪水.准备离开.

    在她经过他身边的時候.艾丁湖一把抱住了她.临江只听得他热切而痛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.临江.回到我的身边.好吗..只要你回来.我什么都可以放弃.真的.我可以为了你把什么都放弃…….

    说着.他疯狂地吻着她.双手如铁箍一样紧紧环着她.如雨点般的吻落在她的眼睛.脸颊和唇间……他不能失去她.现在他知道她对他的重要姓了.每当看着她依偎在别的男人身边.那种痛苦和嫉妒就像一把火.简直要把他化为灰烬……

    临江在他怀中挣扎.若是以前.她听到他的这番话会是多么惊喜与感激.但现在.难道她要看着另外一个女人因为她而重复着她以前的痛苦吗.她的脑海里闪过流夜真诚而深情的脸.不.不能.她不能再回头了.这样会伤害了更多的人.

    她拼命挣扎着.不让他吻她的唇……但艾丁湖抱着她.把她压在了墙上.他xiyun着她柔软的双唇.内心在急切地呼喊着.我要她.要她..…….

    他火热滚烫的吻落在她的脖颈和胸口……他张开大手.覆上了她.的..隔着她的衣裙.他rounie着她突起的..似乎想用热情唤起她对过去他们缱绻缠绵的记忆……

    他伸手将她的衣裙拉高.临江惊慌地用手阻止他在她大腿间放肆的Fu摸.她低声求他:.别这样.艾丁湖.求求你.求求你……..这是在学校.他这样不顾一切的肆虐.让她羞愤欲死.

    她徒劳地想紧紧并拢着双腿.但他伸出一条长腿插入她的双腿间.不让她有机会挣脱出他的桎梏.他.地吻她.用身体重重地摩挲着她的身体.仿佛要将她融进他的身体里……

    临江双唇被他堵住.xiashen被他紧紧压制住.口不能言.身不能动.一行行泪水不断从她美丽的眼中流下……

    临江双唇被他堵住.xiashen被他紧紧压制住.口不能言.身不能动.他短硬的胡茬扎着她.刺着她细嫩的脸庞.扎痛了她的心.

    



    

 
 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